百米长卷描绘大运河史诗 扬州安玉民创作开头四十米画卷

2019年04月 20日 07:56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

安玉民正在创作王鑫摄

扬州网讯 本月30日,一幅大运河百米长卷将在扬州市美术馆展出。这幅百米长卷,扬州市国画院院长安玉民一个人就画了四十米。四十米上,上千人物,造型各异,神态生动,每个朝代的服饰风格,都经过了详细考证。

四幅画卷

串联运河千年传奇

在这幅百米长卷上,开头的四十米,以人物画串联起运河的起源和生长。

“春秋争雄,吴凿邗沟”,吴王夫差“开邗沟、筑邗城”,开启了扬州城、大运河的千古传奇。画面中,吴王夫差站在城墙之上,昂首背立,目光高远。而城下的士兵和农夫们,正在辛苦地劳作着。

“雄才大略,沟通吴越”,时间到了公元六世纪末,隋炀帝杨广为了巩固天下,先后修建山阳渎、通济渠、永济渠等,最后又开通了由镇江至杭州的运河,奠定了大运河的整体布局。画面上,隋炀帝站在龙舟之上,岸边民工赤裸上身,打桩拉土。画面一角,还有一处万人坑,劳累至死的民工尸体,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。

“汴河通畅,京华梦短”,沿着夫差和杨广的运河一路向北,一路水阔天长,风华旖旎,到了淮安就该进入中原了,大运河几乎是带着崇拜的心情,走向黄河,并哺育了从隋唐到北宋,好几代王朝的繁华。画面中,一条大河横贯东西,一座桥梁飞跨南北。在城楼之内,好一派欣欣向荣的市井景象,店铺林立,买卖频繁,车水马龙,热闹非凡。

“一统天下,南北交融”,元军出征南宋,战旗还没有在视线中远去,忽必烈就派科学家郭守敬进行大运河穿越山东的前期勘察工作。那时候的忽必烈,已然知道从军事上南下必将势如破竹,事后一定要打通漕运,交融南北。画面上,忽必烈骑在马上,身材雄伟,目光坚定,船队激起千里波涛,马队扬起漫天尘土,正在向南而去。

三月考证

鞋底厚薄都有讲究

画面上尽管人物众多,却是井然有序。更让人惊叹的是,上千个人物的神态都是栩栩如生,神态各异。

去年9月,接到画作任务后,安玉民走进了博物馆查找古籍和相关文物。“光是查阅资料,就花了三个多月时间。”安玉民要考证各朝各代人物的服饰,特别是春秋战国时期,那时候的人物是怎么穿戴的?安玉民询问了很多专家,得知当时的服装如同长布,需要一层层包裹在腰间。更为重要的是,头发必须是梳立起来的。在确定了夫差的造型之后,还有众多大臣、军士、民工等,有了这样的细致用心,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画面上如此众多的人物,却千人千面,各有姿态了。

隋炀帝开挖运河,有功有过。安玉民在创作这幅作品时,就让隋炀帝站在高大的龙舟之上,服饰精美华丽,和河边那些赤膊的民工形成了鲜明对比。当然,安玉民也没有回避隋炀帝的暴政,画面一角的万人坑,那些凌乱散落的尸体,就是最好的呈现。

而在宋朝时,画面中没有了帝王的主角,而是一幅《清明上河图》式的繁盛景象。安玉民坦言,这幅画面中的桥梁和城楼,都参考了《清明上河图》。

画到元代时,对于出生在内蒙古的安玉民来说,就有了亲切感。那些马背上的服饰,他都非常熟悉。“那些战士的鞋底一定要很薄,这样才能更快地上马杀敌。”而且,那些战士的弯刀形式,都有讲究,“那些弯刀是不开刃的,否则常年挎刀骑马,容易割伤自己,蒙古战士都是靠着力量和速度去砍杀敌人。”

一年心血

数易其稿终将期待

考证完资料,真正开始动笔,开始的初稿,可以用数易“无数”稿来形容。每一幅画面上的构图都需要反复推敲,也得到了多方专家的建议。“比如在画面中,开始的三位帝王,都是站在地上的,我总觉得有些不合适,但是始终找不到最佳的处理方式。最后,真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我梦到了一个场景,那里面的夫差是站在城墙上的,杨广是在龙舟船头的,忽必烈是骑在马上的。对啊,这样一来,他们的形象就完全立体起来了,还能符合各个帝王的性格特征。还有夫差和忽必烈,一首一尾,却各自用向北和朝南的目光,于画面中交集在一起。”

如今,这四幅作品,以及江苏省内其他画家完成的山水风景画,将共同在扬州市美术馆展出。而对于安玉民来说,这还不是终点。“4月份展出的长卷属于中稿,10月份之前,我们还会最终创作出百米长卷,到时候人物造型更大,人物的服饰装点更加丰富。”

记者王鑫


责任编辑:SLP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